张曼煜

大世界中的小人物。

Astro boy. Take me fly.

人生啊,有时候会很想喝一杯。

夏日的傍晚,你看着空中嗡嗡飞舞的飞虫,不远处的狗摇着尾巴穿巷而过,你手中拿着吃剩下的半块西瓜,忽然觉得好像过了半辈子,又好像只过了半分钟。

致你清澈的眼和勇敢的心。

你看啊,花都开好了。

一个关于刺青的小故事

李三是刺青师。
李三说当刺青师挺好的,也是故事的记录者嘛。就像树洞,因为跟顾客的人生没交集,所以知道的故事也会格外多一点。
李三出师后第一次是帮一年轻男孩儿纹了“Leslie”,男孩儿长得三好学生似的,刺青也是第一次。李三有点儿紧张,他一紧张就爱说话。
“喜欢张国荣啊?”
“嗯,算是吧,呃,有点儿疼,师傅。”
“......”
“其实,我也不能算是喜欢张国荣吧。”
“挺复杂啊?”
“呵呵。”
呵你妹啊,现在的年轻人真够脑残的,纹偶像名字在身上,李三想着。转念又想起了《共同度过》,心里默默的哼唱起来。“没什么可给你,但求凭这阙歌,谢谢你风雨内,都不退愿陪着我。暂别今天的你,但求凭我爱火,活在...

老人笔记

        2015这一年看起来跟以往所有的年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,不特别好,也不特别坏。总觉得昨晚才被跨年的鞭炮吵的整夜失眠,但此刻却已经被这一年毫无声息的甩了个远去的背影。

        细细想来,毫无声息的似乎又不仅仅是这年月的更迭。在整理所有工作资料时,在卸了妆敷上面膜时,所有的笔迹和鱼尾纹都会提醒你:嘿!你生命里又有一年要消逝了。是啊,就这样毫无声息的,身边的人来了又走,理想与目标挨个儿被实现或又和着血泪生吞入腹。就这样毫无声息的,我从迫切渴望成长到直面衰老。...


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。

12月14日,大雾。

一个冗长的睡眠。

曼特宁有一种独特的苦,放再多的糖也掩不了,好像这苦的存在就是为了表现它独特的甜。好吧,也许我们生活中丰富的甜蜜与喜悦本身就是从苦涩提炼出来的吧。

老友粉你好,老友粉再见。

老花眼系列之南宁。

今天,水蓝到冷…要感冒了。

颠倒的是你,还是这个世界?

建筑是凝固的音乐。

建筑是凝固的音乐。

© 张曼煜 | Powered by LOFTER